關於租屋之一

這陣子剛完成搬家,
關於發文,又荒廢了幾天。

在台北租屋不易,不易的不只是房租的問題,還有各種與房東應對上的問題。

有人說:「付房租就是在幫房東繳房貸。」
如果還沒能力買房,還在存著頭期款,暫時就只能承認這個事實了。

閱讀全文〈關於租屋之一〉

那些越來越少的「友情」

是該學著去接受,有越來越多過去曾經超要好,卻漸漸地越來越疏遠的朋友的事實。

出社會後,對於學生時代的朋友,總會有少數幾個還能夠保持聯繫,卻也會有另外一群,與自己漸行漸遠,尤其是逢年過節回到老家時,會特別有感。有些隨口問一下,哪怕是隨便一間咖啡廳、回到校園散步走走,都願意出來見個面聊聊天,而有些卻是數次地用理由推辭,甚至直接已讀不回。

閱讀全文〈那些越來越少的「友情」〉